我曾简单的认为,只要好好活着适应社会,就一定有机会出人头地,实现梦想。我的许多遭遇与最近的许多事件让我不得不去反思,究竟是应该怎样去面对这个社会。

资本家通过不断的压榨员工的劳动剩余,通过一些不合理不平等的企业条例,扣除或延迟员工的劳动所得。且不谈企业应该承担的法律上的责任,员工的劳动剩余和剩余价值在进一步被剥夺的同时,由于稀缺原理的特性,他们会收窄信息的收集范围,会对报酬格外看重,会计较报酬上的得失。这就会让员工聚焦于短期的利益,很难用发展的眼光来审视工作的长远收益,变得目光短浅,追名逐利,更加看重晋升所带来的职位上和金钱上的收益。

其实我们都被重重的危机围绕着,这些危机都在不断试图挑战我们对社会容忍的底线,而且我们的底线大多数时候也会因没有勇气去挑战社会不公平现象而被进一步的拉低。我们就这样进入一个怪圈:因为受到了不公待遇,就把不公当作了社会中的正常现象,避免自己去进一步思考和反抗,然后接纳这个现实,不用多久更加不公的事件会再次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有个比较浅薄的认知:只要有概率发生的事件,只要是已经发生过的事件,就一定会再次发生在自己身上。我发现社会上很多人已经对身边的事情变得麻木不仁,会将别人的不幸当作一件喜闻乐见的事情来讨论,一笑了之,以为这种事情自己永远不会遇上,然后就高枕无忧,继续以冰冷的态度面对社会。直到他自己遇到了曾经嘲笑过的事情,深陷痛苦时向社会求救,才发现社会上的人大部分也会向他之前一样,以此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报之以可怜的目光,然后做自己的事情,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不断挣扎的求救的手臂和呼喊在被他们漠视。

所以,我觉得友善与勇气,是反抗社会不公的最强大武器。鲁迅在他的作品中对传统习俗多次提出“从来都是,就是对吗?”这样的疑问,上野千鹤子教授敢于在患有严重厌女症社会中为女性的地位发声,胡适也在他的文字中尖锐地提出了中国教育的脆弱性,还有乔治奥威尔、赫胥黎、陀思妥耶夫斯基、太宰治、芥川龙之介、王小波等等人的文学作品中,给了我非常大的力量,让我去试着去否定曾经认为是正确的陋习,让我去观察世界了解世界的发展。我最近在读李光耀对中国评价的一本书,书中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中国人民的过分自信,不愿接纳新的事物与世界其他文化,所谓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偏见,扼杀了优秀的学术人才来华的想法,磨灭了国内人才创新的动力,即便是到了2050年中国GDP全球第一,中国在人均GDP上依然是穷国,在技术创新上依然是弱国。

我之前提出过一个想法,去学习其他国家的语言,就能反过来看到自己文化中的缺点,就好比说养儿防老、男尊女卑、九五至尊等等词语,在其他语言中是看不到的,他们也是很难理解的。你可以反驳说是他们没有5000年的文化没有这方面的沉淀积累,但你无法反驳不同民族之间的鸿沟与对方民族文化的闪光点。日本在二战后明治维新,在肯定自己民族文化的基础上接纳西方文化,经过几十年的融合,日本成了亚洲文明程度最高的国家,现在日本国护照能对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免签,这就是文化融合所能带来的动能。

那么,在我们社会中,在不断的996中,在不公平的待遇中变得沉默,不愿意去管其他人的事情,不愿意去试着学习和改变,不愿意去接纳新鲜事物,不愿意打开新的视野,甚至不愿意读书与思考。在这些不愿意与不情愿的背后,都有每一个没有实现梦想的人的叹息,可叹息能带来的只有退让与妥协。我可以与世界和平妥协,但我不会因为被压迫就会沉默,世界曾经给予我的力量,身边人曾经带给我的善意,都是要我怀着勇气去挑战不公的后盾,因为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最自由的向往。

最后,我以之前玩过一款游戏作为结尾。游戏名字叫《尼尔·机械纪元》(英文名是 Nier · Automata),这里我并不是要讲游戏的人设、战斗模式一类的设定,而是在游戏的最后,在我非常努力地向boss挑战的时候,在我最后一丝血以为要挑战失败重新来过的时候,让我瞬间泪流满面。
在我角色奄奄一息的时候,屏幕弹出了几句对话

要在此放弃吗?
你承认自己已经战败吗?
你认为区区游戏实在很愚蠢吗?
你承认这个世界没有意义吗?

在我都选择了否之后,我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其他玩家的救助。他们用玩游戏中最珍贵的存档,为我挡住了boss向我发射过来的每一发子弹,仅仅是我看到的接收到的帮助就有上百条,屏幕在不断的被收到来自xxx的救援字幕刷过,他们帮我挡住了挑战boss时大部分的子弹,能让我顺利通过终结boss。在游戏的最后,我也收到了是否愿意用我的一百多个小时的存档去拯救一个需要帮助的人的请求,游戏的原文如下。

玩家在最后的结局失去无数次生命,你是明白痛苦与困难的人,你打不打算…拯救弱者?
只要选择这个选项你就能拯救这个世界上的某人,代价是失去所有的保存数据。即使如此,你仍然愿意拯救某个素不相识的人吗?
拯救的目标将随机选择,所以那个对象…向你求救的对象,可能是你讨厌的人,即使如此,你仍然愿意拯救他吗?
你拼命才解锁的模式和章节功能……也会无法使用,即使如此,你仍然愿意拯救他吗?
即使你拯救他人,或许也不会被感谢,你的行为可能被视为伪善,即使如此,你也仍然愿意拯救他吗?
真的…真的要继续吗?
……我知道了,以所以数据为代价……,我会把你的意思告诉这个世界
所以数据删除完毕…
这么一来我们就要道别了,感觉有一点寂寞,这是最后的话了
对此游戏的玩家您,献上…最深,最深的感谢。

正因为如此,我才要竭力呐喊,即便是我呼喊的声音十分微弱,就算是毫无价值地呼唤着,就算在毫无意义地祈求着,我还是要竭力呐喊,给这污浊不堪的世界提供爱与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