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i~ 朋友你好,我是刘一峰。

最近我的时间被严重压缩,各种事情无论大小都需要我去亲力亲为,忙得晕头转向,回家的地铁上经常有种彻底疲软的感觉,能完全能属于自己的时间只剩下了深夜。由于第二天早上还要起床工作,内心就产生了严重分裂,想用深夜能自由控制的这点时间来思考点事情,但桌面还有一大摞没读的书、跟小山一样高的论文需要我去学习,又考虑到身体健康想早些睡觉,不知不觉最好的那段时间就在焦虑中过去了,焦虑就积压到了第二天。

这几天的经历使我想起了很早之前听冬吴相对论的时候(具体哪一期忘记了,可能是319、320期:跟钱没关系),老吴提到了一个大多数人都有的迷思。

究竟是先有钱,再有闲
还是先有了闲,才会有钱?

老吴在节目中说,很多我们看来非常成功的人,通常都是先有了自己专门用来思考时间,才有了成功;当把逻辑反过来,成功了就会有更多的自由时间吗?或者说成功了就会让人喜欢上思考吗?依我看后者的概率比前者要低太多,由于缺少对社会和自身的充分认识,一个人很难说得上成功,而成功距离有有钱还有很长的路,也就是说在自我成功的基础上,获得了社会层面的认可,才算是有了钱。

查理芒格跟巴菲特两位老伙计的搭档,就很能说明上面的逻辑。两位老伙计都是在做时间与知识叠加的复利,来对抗来自于未来的不确定性。就如同芒格在误判心理学中讲到的Lollapalooza效应,在这个效应中,有两个关键点:1、积累,2、叠加,缺少其中一项都不会产生知识交织后的放大效用。所以说,事情的发展顺序是都是从滚雪球的第一片雪花开始的,当你滚成了大雪球之后,控制雪球会花费掉你所有的能量。与其在雪球大了之后的忙碌中寻找碎片时间,不如在有大块的空闲时间中做好应对未来的知识储备。

前几天我在城堡阅读中读到作者想写但没写的一篇故事

有一个科幻类的故事,大意是未来人类开始进化成部分靠充电来充能,而大部分电能来自太阳,所以我称这种新人类为太阳人。在这个设定里,雨季电费会梯度增加。有时候穷人们在漫长的雨季就打开低电量模式生存,把思考和行动都降到一种低水平状态。

我觉得,我可以借这个背景和叙事,以自由时间为主题写一个类似的故事。

🌌 平行世界中的S国

S国一直都处在以努力和勤奋为背景的文化中,致使他们无论是在读书还是工作中,都有非常多的任务压在案头,社会和企业都在要求他们不断地提高效率,用更短的时间去处理更多的工作,不断逼近每个人ROI的上限。为了寻求质的提升,S国就引入了文化完全不同的大洋彼岸H国的许多管理方法。

然而,大洋彼岸的社会的文化并非是勤奋和努力,H国的文化比较多元:自主、理性、平等 … S国最终仅仅是借鉴了H国的管理工具,融合到了他们的文化中,以管理创新的由头,给社会上每一个人都凭空增加了肩负着社会GDP的任务。所以,他们忙到深夜、休息日加班 … 再加上移动设备的出现,让工作与生活的界限融化在经济发展中。

同样,GDP的任务也会分配到没有太重工作压力的人身上,他的任务就是要是要去消费,用消费拉动生产的平衡。于是各种消费花样百出,S国社会总会给人们一个消费欲望的宣泄口。不是忙着生产就是忙着消费,S国的经济就逐渐在人们的忙碌繁荣了起来。

无论消费还是生产,所有人的时间都是固定的,客观地来说这些事情都在占用他们自己所能控制的时间,而他们自己所能控制的时间越少,思考和阅读也会越少。还是他们的一些其他的时间消费,刷刷段子和短视频这些事情让他们把原本就不多的时间,压缩得更少。

S国的人们就发明了一个用于自嘲的网络流行语:低电量时间,就是用于描述时间不断被各种事情占满的社畜。低电量的时间,就会带来低电量的思考,他们蜷缩在办公室的格子间、商场的店铺、深夜扔亮着的手机面前 … 根本无法思考,就算是给了他们时间,他们所剩下的也只是有麻木。

但是社会还是在进步,对人才需求越来越高,S国人民就迷恋上了速成,认为所有事情都可以速成的,厨艺、python开发、健身等等,认为只要掌握了方法和工具,很快就能精通。所以在机会来临时,他们喜欢熬大夜试图速成某项技能。不过你也知道,每一点进步都是系统性的进步,没有大量时间的付出根本撬不起杠杆的另一头。他们用三天速成的投资技能,进入市场被割了韭菜后责怪公司能力;或者觉得要减肥了,跟着视频做了两天后觉得又累效果又不明显,给健身App差评后继续躺沙发。

(到此结束,再继续写下来会很长,或许后面有机会能编成一个故事)


🤗 本期通信到此结束,非常感谢。

🤝 如果你喜欢可以分享给你的小伙伴。

📧 如果你想跟我交流,可以发邮件联系到我:[email protected]

👋 我们下期再见~

延伸阅读